足球比分直播

媒體關注

南粵出版名家岑桑:一念執著 一生堅守

來源: 2019-12-17 04:44:39 時代周報 發布時間: 2019-12-25 09:33:46


文庫.jpg


時代周報記者 謝洋 發自廣州

成立20年之際,廣東省出版集團將“卓越貢獻獎”頒予出版名家岑桑。

12月5日,時代周報記者在岑桑家中,見到了這位仍戰斗在出版一線的老人。雖然已是耄耋之年,岑桑憶起往昔崢嶸歲月時,精神飽滿,聲音洪亮。

作為廣東出版事業的重要拓荒者之一,岑桑自20世紀50年代入行,主持出版了一大批在中國出版史上具有重要文化價值的經典圖書,深度參與了80年代廣東出版業對大眾文化敘事的建構。退休后,岑桑擔綱主持全國第一套大型地域性文化學術叢書《嶺南文庫》,一手打造了廣東精品出版的優秀品牌。

審稿、寫作、乃至到出版社開例會,已經成為岑桑幾十年如一日的生活日常。多年來,編輯工作已經融入他的生命之中。“敬業、落地生根、擔當”,這是岑桑對自己職業生涯總結出的三個關鍵詞。他把敬業放在第一位。

 “編輯是一個甘為人梯的崇高職業,編輯出版的責任,就是創造和傳遞文化薪火,是文化的使者,而我能有幸成為一名傳播文化的使者,是我的大幸,此生無憾。”岑桑感慨道。


所謂“文化沙漠”

岑桑家的書架上,擺著那套堪稱煌煌巨典的《嶺南文庫》。

早在1985年,時任廣東省人民出版社社長的岑桑便建議整合各方力量,出版一套以弘揚嶺南文化為主旨大型叢書的《嶺南文庫》,但當時仍有聲音認為廣東是“文化沙漠”,不足以支撐起如此龐大的項目。

直到1990年,廣東省委宣傳部和省出版局主要領導北上考察,深感廣東出版事業與其他省份的差距,“廣東省重點圖書規劃領導小組”迅速成立,岑桑舊事重提,《嶺南文庫》亦獲立刻上馬。

當時,已經辦完退休手續的岑桑毅然接過了執行主編的重擔。第二年,出版工程啟動,由省委宣傳部領導成員和廣東學術界、出版局代表人員組成編委會,同時將文庫編輯部放在廣東人民出版社。

為了使《嶺南文庫》的出版經費無后顧之憂,年過花甲的岑桑仍四處奔走,籌措資金。

1997 年,由廣東省委宣傳部與廣東中華民族文化促進會聯合發起、會同省人民政府以及廣東人民出版社募集成立“《嶺南文庫》出版基金”:初期共籌得450萬元,歷年來,數額陸續有加,至2014年增至2010萬元。

付出終有回報。1997年《嶺南文庫》榮獲第三屆“國家圖書獎”,其中有30多部著作獲省部級以上單項獎勵,被譽為“大型地域性學術文庫,嶺南文化的百科全書”。

目前,《嶺南文庫》新舊版合計已出版140本;2005年,作為《嶺南文庫》的姊妹篇,《嶺南文化知識書系》推出,至今已出版逾220本。

就在時代周報記者采訪前幾日,岑桑剛剛看完《雷州民系概論》等書稿。據他透露,除了目前主流的三大文化(廣府文化、客家文化、潮汕文化,未來對雷州文化的研究也將成為《嶺南文庫》里的重要一翼。

“《嶺南文庫》出現之前,學界主流并不認同嶺南文化的存在,但經過我們幾十年的努力,大家都不能不承認,源遠流長的嶺南文化是中華文化中重要的組成部分。”岑桑說。《嶺南文庫》也因此被譽為 “嶺南文化的百科文庫”。


奠定廣東出版格局

出生于1926年的岑桑,自1954年從中學教師崗位調入廣州市文化局以來,便開始了自己的編輯生涯。

談及自己最難忘的往事,岑桑向時代周報記者坦言,是冒著風險主持出版了戴厚英著的長篇小說《人啊,人!》。“做編輯一定要有擔當精神!”對這部當年引起巨大爭議的作品,岑桑始終認為是不可多得的好書,這一職業操守,貫穿了他作為編輯的一生。

此外,在廣東出版業發展尤為關鍵的20世紀80年代,岑桑還倡議出版了《香港風情》《希望》《譯海》《中學生之友》和參與創辦了《花城》等一系列特色期刊;并倡議并主持創辦了《潮汐文叢》和《越秀文叢》這兩套文學叢書。

那是屬于文學的時代。岑桑和他的伙伴們先后推出了王蒙、馮驥才、韓少功等數十位當時尚屬文壇新銳作家的單行本;又策劃再版了巴金于20世紀30年代主編的大型《文學叢刊》,以及陳荒煤、何其芳等20多位在現代文學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作家的作品。1979年岑桑被推選為全國第四次文學藝術界代表大會廣東代表之一,為鄧小平代表黨中央的致詞和大會的積極氣氛所鼓舞,在廣東積極從事文藝出版事業的撥亂反正,把著名作家歐陽山、秦牧、陳殘云等于20世紀60年代后期一度被視為毒害的著作重新再版,又出版了許多新人新作和翻譯作品,使廣東的文學事業、讀書風氣以至圖書市場都呈現了一片繁榮景象。

1983年,岑桑擔任廣東人民出版社社長兼總編輯。他上任伊始,就提出要盡快成立一些專業出版社,例如少兒出版社和教育出版社。成立專業出版社的建議,在實施中卻遭遇了不少的困難。

“很多方面都對成立教育出版社有興趣。大家對同一目標都有很大的積極性,事情就難辦了。”談起這段往事,岑桑有些感慨,“最后,我們經過多方奔走、解說,把教育出版社置于出版系統的合理性說清楚,才步步排除了各種阻力。”

1985年,廣東教育出版社終于成立,成為廣東出版系統中的一員。其后不久,由岑桑倡議并定名的少年兒童讀物專業出版機構新世紀出版社也相繼成立。而兩家專業出版社的創立,奠定了今日廣東出版的大致格局。

如今,93歲的岑桑仍在奉獻自己的余熱:“60多年來,我從未想過轉行,我常跟人說,做什么都應該落地生根,有始有終。”

“我熱愛和尊崇自己從事的事業,忠于自己的崗位。真的只有做到‘一念執著,一生堅守’,才有可能干出點實事來。”


3D之家 3D之家 3D之家 重庆彩票 乐彩网 乐彩网 乐彩网 乐彩网